气体公司林德进军中国

英国《金融时报》 克里斯•布赖恩特 慕尼黑报道

德国工业气体和医疗气体公司林德预计,未来几年中国将有数百万人罹患呼吸系统疾病,因此希望凭借收购美国公司Lincare,进入中国医疗护理市场。

中国有一半以上的男性吸烟,还有多座城市时常笼罩在有毒雾霾中,因此未来这些年预计有数百万人会罹患呼吸系统疾病。

因此,德国工业气体和医疗气体公司林德(Linde),看到了这个世界人口最多的国家对医疗氧气和其他呼吸系统疾病治疗方法的巨大需求。

三年前,林德以46亿美元收购了美国公司Lincare,该公司提供呼吸系统疾病治疗设备以及家庭护理服务。

林德首席执行官沃尔夫冈•比歇勒(Wolfgang Büchele)想将Lincare作为进入中国的平台,但该公司首先要取得牌照才能在中国提供家庭护理服务。

去年5月比歇勒成为林德首席执行官,他在上任后第一次接受采访时表示:“很明显,(中国)的医疗保健行业是一个巨大机会。”林德将尽快进入该市场,“只等当地医疗体系批准,和明确如何报销……我们正在与中国政府进行密集讨论”。

比歇勒在取代沃尔夫冈•赖茨勒(Wolfgang Reitzle)成为林德的总经理时,强调没必要进行一场革命。

赖茨勒现在是豪瑞(Holcim)的董事长,他曾花费十年时间对一度笨重的林德集团进行彻底改革,出售了不需要的业务,将整个集团的业务集中在三块:工业气体、医疗以及工程。2003年到2014年,林德的股价涨了3倍。

现如今,总部位于慕尼黑的林德拥有6.6万名员工,市值310亿欧元,年营收170亿欧元。

尽管如此,比歇勒还是看到了大量增长机会。2010年林德停止在伊朗寻找新的业务,不过如果7月份西方取消对伊朗的制裁(以换取对伊朗核野心的约束),林德的工程部门则有望赢得在当地建造石化工厂的合同。

比歇勒说:“每个人都在等待和期盼。”

油价暴跌导致石化工厂新建需求减弱——林德今年一季度工程订单同比下降60%。

但比歇勒表示,美国的页岩项目只是被推迟,而不是被取消,中东的情况也一样。

不出意外的话,林德2015年营收将同比增长12%,经营利润将同比增长10%。比歇勒说:“第二季度业绩已经出现好转,我们在4月和5月已经目睹了。”

伯恩斯坦(Bernstein)分析师杰里米•雷德尼厄斯(Jeremy Redenius)表示,林德及其竞争对手液化空气集团(Air Liquide)、普莱克斯(Praxair)以及空气产品公司(Air Products)占据了全球工业气体约四分之三市场,这种集中往往有助于企业享有很大的定价权。

作为一名受过专业训练的化学家,比歇勒在谈到工业气体的可能应用时变得兴致勃勃。他举了个例子,林德提供低温冷冻机,用液氮来快速冷冻树莓这类娇弱、营养丰富的水果。这种方法能防止水果解冻时化为糊状。

比歇勒说:“气体不仅用于石油天然气工业,或石油化工中,还用于你能想象到的各种产业。这为我们提供了天然对冲……不太可能所有产业同时崩溃。”

林德还大力投资氢气。氢燃料电池车——丰田(Toyota)的Mirai和现代(Hyundai)的ix35——正与特斯拉(Tesla) S型和宝马(BMW) i3等电动汽车展开竞争,看谁能最终取代柴油和汽油内燃机汽车,此举旨在减少汽车的碳排放,让汽车变得更加环保。

比歇勒说:“我们坚信氢燃料时代就要来了。”他解释说,给氢燃料电池车补充燃料要比给电动汽车充电快得多。

但氢动力技术仍卡在一种类似“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状况里。在有足够的加气站之前,人们不太可能购买氢燃料电池车;但如果氢汽车非常少,建设昂贵的加气站设施就很难说得通。

比歇勒说氢的潜力远不止于汽车。例如,林德已开发出便携式氢燃料电池发电机,可用于建筑工地的照明发电。

林德还开发了一款装有燃料电池和氢气瓶的自行车,它能提供助力,类似于电动助力自行车(e-bike)。

这款自行车最初被认为是个营销噱头,但有个国家一直在与林德联系,希望销售这款自行车。林德拒绝透露是哪个国家。

上个月底,欧洲的石油和天然气企业呼吁引入全球碳定价体系,比歇勒也予以声援。

他说:“这正是创造商业上的理由、以及为最佳可用技术提供激励所需要的。

“德国正努力减排30%,但就全球而言,这不过是热炉子上的一大颗水珠而已。”

译者/彩云